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58岁的大姨操来真舒服

58岁的大姨操来真舒服

  老婆外出学习,请她大姨帮我料理家务带孩子。
  老婆请她来比较放心,一来年龄大,二来长相一般,不用担心有什么越轨事情发生。但就是这个58岁的老女人让我开了眼界。她让我知道了性这玩意没有年龄限制,也和长相没有直接关系,它和激情相随。
  单看她的长相,我无论如何不会产生任何性趣,但其矮胖的身材有时却能让我想入非非。尤其是硕大的臀部,虽然穿着肥大的衣裤,也难以掩饰峥嵘的面目。在她弯腰扫地的时候,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其臀沟较宽,大概放上一个手掌不成问题。这让人难免不推测其阴部的宽度,阴唇的肥厚程度、阴毛的密度以及淫穴口径的大小。臀沟两侧,每一片腚邦都呈饱满的圆形,两个连在一起,使整个臀部呈现完美的椭圆形。虽然已经到了绝经的年龄,但仍然迸射出生机和活力。我始终认为这是成熟女人的标志,作为一个男人,应该让这样的女人认识到性的魅力。我喜欢操这样的女人,长相难看点也无所谓。
  我夜夜幻想着其肥硕的臀部模拟演习,幻想着如何把阴茎全部插入,然后用耻骨做着环形运动磨擦其肥厚多毛的阴唇。但不敢付诸实战。因为我知道这事弄不好将使我无脸见人。
  然而性冲动毕竟不是男人才有。50多岁的老女人,手法比我高明得多。彼此都有的对性的渴望使我和这个老女人有了消魂的经历。
  有一天,我偶然长叹一声,当然并不是由于性饥渴。但这女人听到后却说:「媳妇才离开半个月,就受不了拉?」。
  我一听,这分明是挑逗我,就回了一句:「大姨离家这么些日子是不是也有点受不了啦吧,想那事了?」我看了看她的反应,不仅没骂我,脸竟然有点红了,但还是眼角瞟着我说了声:「没大没小」,心有灵犀一点通,我能感觉到她的渴望。晚上,我决定行动,到她房间去。如果她锁上门自然没戏,但如果门没锁就有机会。进去后,她要不愿意,我可装做上卫生间走错了门。所以风险不是太大。
  门开了,她正侧身脸朝里睡,竟未穿衣服,一堆白肉,肥臀中间黑乎乎的,看不清楚,但成熟女人的曲线毕现,还是很有诱惑力。
  我轻轻走到床边,把手放在她屁股上,她没有反应,我就开始抚摩起来,心里忐忑不安。柔软而富有弹性,比我老婆精瘦的臀部强多了。整个臀部抚摩一遍,还没有动静,难道真睡着了?加大揉搓的力度,象揉面团一样。终于传来一声:「知道你会过来,知道你不是东西。」我大喜过望。
  她忽然坐起来,吓了我一跳。
  「该我动了」说着已经握住我勃起的阳具,动作熟练准确无误,我不能不惊诧。
  「还不算小」,接着拉下了我的裤头。 她熟练的用右手握住阳具,上下套弄了几下,突然加大力度紧握起来,把我的龟头弄得膨胀欲裂,颜色青紫。然后注视着,赞叹「到底年轻」。
  她肥厚的舌头伸出来舔着龟头,一种快感从跨下直冲头顶。口交还是头一次,果然不同于插逼。
  她动作熟练细腻,舌头嘴唇牙齿配合得很好,一会含着阳具上下套弄,一会吸吮着睾丸,一会用牙轻轻咬。想着58岁的老女人,小儿子也比我大的女人,干着这活儿,这本身就是享受,我几吧从未硬成这样。
  都道洞房花烛好,哪知偷情味更鲜?何况还是和老婆的58岁的老姨,新鲜刺激,我要的就是这两样。
  不能光让女人玩,我也得玩玩她。
  这老女人还真知道自己的优势,我一推,她顺势就趴在床上,来了个发情母狗的架势,屁股高翘,骚逼尽现。
  我真想来个大棒插入,捅她几十个来回,而这老骚逼显然也是这个意思。
  但鄙人毕竟是过来人,凡事不能操之过急,先玩玩再说。我终于可以看看肥臀夹骚逼的风采了。
  先仔细看看。
  果然是老骚逼。阴毛从大阴纯两侧一直延伸到肛门,长而卷,给人乱七八糟之感,好歹小阴唇还算齐整,外翻于大阴唇外,颜色黑紫,一看就知道是操得次数多色素沉着的结果。
  用整个手掌捂住黑骚逼,感觉其温热和柔软,轻而有力地做顺时针摩擦。
  「我在干啥?」我想来点语言刺激。「你在摸逼」,一点没有停顿,这就是老逼的风采,丝毫没有嫩逼的忸怩。
  「我在摸谁的逼?」
  「你在摸我的逼」,我心跳加速。
  「我摸你的啥逼?」,我用拇指和食指上下捋着她肥厚的阴唇,并不时地捏挤。